围填侵蚀滨海湿地:8亿亩是底线,守住!

北青深一度

17-12-1318:16

摄影/肖诗白

编辑/李显峰 宋建华

崇明岛滨海湿地,站在这里可以远眺与江苏接壤的启东市。2017年底,包括江苏、浙江、上海等在内的5个沿海省市将会划定生态保护红线。

围填海速度过快,是目前我国滨海湿地面临的首要威胁。在人类过度开发利用的过程中,与滨海湿地世代相守的渔民、迁飞的鸟类、生物多样性都在发生着巨变。占用滨海湿地的围填海工程的违规乱象,以及围填海后土地利用监管不善,对天然滨海湿地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与威胁。中国8亿亩湿地,是一条需要我们共同守住的红线。

2017年8月19日。江苏省东台市笆斗村。渔民老陆和妻子住在村边入海口内河的渔船上。笆斗村离条子泥滩涂大概20公里,骑摩托过来采拾泥螺。夏天他们会受雇不同的老板,在周边滩涂和近海捕捞泥螺为生。

2017年8月20日。江苏省东台市条子泥,备受江浙人民喜爱的泥螺真身。退潮后的滩涂湿地,是拾泥螺的渔民的生活来源,也是和他们共享一片湿地的候鸟们赖以生存的栖息地。

2017年8月20日。江苏省东台市笆斗村。早上潮水没退,在家里也不能闲着。不出海的时候,老陆会制作捞泥螺的篓补贴家用,他说一个可以卖15块钱。

2017年6月29日,江苏省东台市条子泥湿地。海岸线远处潮水还没有完全退却,挖泥螺的渔民们脚快的已经走向了大海远处。渔民们需要从滩涂往海中前行大约5-10公里,挖到足够的泥螺,再乘船或走回来。

2017年6月29日,江苏省东台市条子泥湿地。早上六点钟下海,大约中午十二点左右潮水涨到足够高的时候,停泊在远处的渔船会把采拾泥螺的渔民们再运回岸边,省一点力气。

2017年6月29日,江苏省的东台市条子泥。这片滩涂湿地是由当地几个老板承包的,每天老板们会在海堤上等待满载而归的渔民,收购他们的泥螺。谈到未来几年更大规模的围垦,几个老板表示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如果滩涂没了,只能重新找找其他的营生。有些亲戚朋友转行去做了远洋捕捞,但一想到要背井离乡,情感上很难割舍。

2017年6月29日,江苏省的东台市条子泥。养殖场里工作的渔民正在搬运新收来的泥螺,倒入吐沙池里。据当地渔民说,这些泥螺是无法养殖的,只能从滩涂收来再加工。

2017年8月20日。江苏省东台市条子泥,退潮后在泥里“扎根”的沙葵。在中国,由于它的价值得不到足够的重视,导致其保护一直存在空缺。甚至被列为“未利用土地”,成为耕地占补平衡、城市扩充的牺牲品,在沿海开发的浪潮中离我们越来越远。

2017年6月29日。江苏省东台市条子泥滨海湿地俯瞰。这片广袤的滩涂湿地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太平洋西岸唯一未被污染的滨海滩涂湿地。每年包括勺嘴鹬、卷尾醍醐、黑脸琵鹭等在内的多个珍稀鸟种会在这里停歇和越冬。全球仅600-700只的勺嘴鹬是IUCN名录中的极危物种,黄海之滨的这片湿地也是它们最主要的迁徙的中转站。

2017年8月20日。江苏省东台市条子泥湿地。滩涂退潮后,清浅海水里的沙光鱼(毛尾刺虾虎鱼)。它们也是滩涂渔获之一。这些依靠滨海湿地生存的物种,正随着湿地的缩减慢慢消失。有数据表明从1950年到2000年,中国已损失53%的温带滨海湿地、73%的红树林和80%的珊瑚礁。围垦和填海已导致全国天然滨海湿地消失了一半。

2017年8月17日。小夏一家是极少拥有渔业许可证的上海“正式”渔民之一。十多年前,南汇芦潮港还有几百家渔民。随着城市化和围垦的推进,以及近海及湿地环境的恶化,上海这片自古以来的“渔村”已经彻底改头换面。曾经芦潮港的渔民已经剩下很少。

2017年8月17日。上海南汇东滩码头。小夏一家持有特许作业证书,兼帮上海市水产所监测近海生态。随着湿地和近海环境恶化,渔获质量不高。很多幼杂鱼也在渔获中,只能做饲料等用途。

2017年10月22日。江苏省连云港市连云新城。几座新的商业房产伫立在新城里,附近人烟稀少,晚上楼盘亮灯率不高,而每家售楼处都会告诉你“还剩一套了”。

2017年10月22日。江苏省连云港市连云新城。各种广场、写字楼、商业建筑、游乐场等都门可罗雀。偶有清洁工人会谈起著名的清华附小将进驻的消息,而在城市贴吧的讨论中,被悲观地认为不可靠。

2017年10月23日。江苏省盐城市大丰游乐园。被海风和潮气侵蚀到斑驳的摩天轮观光塔内部。据说由于海风的关系,其实很多游乐设施都是无法真正运行的。

2017年10月22日。江苏连云港连云新城。沿海一些空城大多建造在围填海出来的土地上,现代化的写字楼、大型游乐场所、动物园甚至海洋馆几乎成了这些“海上”新城的标配。但无序扩展让这些新建的城市几近空城,配套设施利用率低。对于围填海中被吞噬的高保护价值湿地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资源浪费。

2017年6月 30日。江苏省盐城市大丰保护区。鱼塘、农田、风电,是滨海湿地周边最常见的风光。根据沿海各省2011-2020年的海洋功能区划,到2020年依然有近25万公顷的滨海湿地将会因建设用围填海工程而消失。期间,江苏省还计划沿海滩涂围垦18万公顷。

2017年8月20日。江苏省东台市条子泥湿地。为了修建鱼塘,巨型管道正在向海里抽砂填补到围垦区。巨大的声音让附近的候鸟无法靠近。

2017年10月24日。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小洋口工业园区。在沿海围垦区建设产能落后高污染的工业园区,“向海要水、向海排污”在江浙沪是个普遍现象。黄海的湿地和近海污染导致渔获质量下降,也造成了对人和生物的危害。

2017年10月24日。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小洋口工业园区。上海交大农业与生物学院邱江平教授曾指出:“一般认为靠海近,建化工园区就有了缓冲带,这种思路是不对的。”“因为靠海偏远,又难防监管不力,企业容易发生偷排漏排。”

2017年10月27日。上海市南汇东滩湿地。萤火虫环境保育志愿者小组创始人姜龙展示当地湿地的历史变迁。滨海湿地在围垦后,有一些区域会经历一系列的地貌变化成为不同类型的人工湿地,如果不花力气维护,这些人工湿地最终将丧失湿地功能,变成干涸的陆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