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杨逍误终生,再见已是百年身

耿直的周小姐

发布时间:17-12-1300:35

初看《倚天》,约摸是在我十四五岁的年纪,沉醉于张翠山的银钩铁划,谢逊的侠肝义胆,绿柳山庄的风光旖旎,冰火岛的奇幻瑰丽。对于着墨不多的杨逍,似乎并没有特别的印象。

当那部93版的《倚天》横空出世,马教主的琼瑶版张无忌没有感动到我,那个叫孙兴的男人却带着邪魅狷狂(好吧,很恶俗)的笑,虏获了万千少女的心!一时间,一见杨逍误终生,孙兴过后无杨逍的评论铺天盖地,十六七岁的我当然也未能免俗的被孙兴所饰演的杨逍吸引。

啊,对不起,放错图片了!这个,不讨论皇阿玛挺胸突肚大眼萌的版本,是我做人的底线!

这个画风,才对嘛!

事隔多年,突然有一天和朋友又谈论起93版《倚天》,记忆中仍然是会为了孙兴所饰演的那个曾经阅女无数、最终浪子回头为爱痴狂的杨逍沉沦。再翻出影像,却突然发现此时的我已不复当年的心境。

书里面逍芙之恋,并未过多描写,只有纪晓芙同灭绝提过寥寥几笔。书中纪晓芙向灭绝师太言道:“弟子向西行到川西大树堡,在道上遇到一个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约莫四十岁年纪。弟子走到哪里,他便跟到哪里。弟子投客店,他也投客店;弟子打尖,他也打尖。弟子初时不去理他,后来实在瞧不过眼,便出言斥责。那人说话疯疯癫癫,弟?忍耐不住,便出剑刺他。这人身上也没兵刃,武功却是绝高,三招两式,便将我手中长剑夺了过去。

“我心中惊慌,连忙逃走。那人也不追来。第二天早晨,我在店房中醒来,见我的长剑好端端的放在枕头边。我大吃一惊,出得客店时,见那人又跟上我了。我想跟他动武也没用,只有向他好言理论,说道大家非亲非故,素不识,何况男女有别,你老跟着我有何用意。我又说,我的武功虽不及你,但我们峨嵋派可不是好惹的。”

弟子千方百计,躲避于他,可是始终摆脱不掉,终于为他所擒。唉,弟子不幸,遇上了这个前生的冤孽……”说到这里,声音越来越低。

灭绝师太问道:“后来怎样?”纪晓芙低声道:“弟子为他强力所迫,无力抗拒,失身于他。他监视我极严,叫弟子求死不得。如此过了数月,忽有敌人上门找他,弟子便乘机逃出,不久发觉身已怀孕,不敢向师父说知,只得躲着偷偷生了这个孩子。”

书中不过就是这样短短的几段话,在剧版里被扩充成了一段浓墨重彩的感情戏,孙兴所饰演的杨逍以第二男主角的身份登场,风头完全盖过了优柔寡断的张教主无忌。

书中那个一袭白衣智计无双的男子,在剧中被晓芙所救,打发了来加害他的铁头陀等人,气壮山河的对晓芙说:“我就是明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光明左使杨逍。”想当年让我心醉神迷的桥段,如今看来却让我有些哑然失笑。好久不曾听到这样的自我介绍了,上一次还是500年前,那个猴子手持铁棒,身穿铠甲,无比张扬的说:“俺就是500年前大闹天宫的美猴王孙悟空是也!”

浮夸,浮夸了呀,我的杨逍哥哥。

剧版刻意打造了一个对女人有着致命吸引力的浪子形象,似乎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其实书里的杨逍本身是一个不善言辞,胸有丘壑的人物。面对群雄,淡淡的一句“在下杨逍”,便连张真人也要下座相迎。他在教中名望之尊,仅次于前教主阳顶天,绝不会虚张声势的用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样的词语。

想起以前有个故事,说是《飘》的作者玛格丽特.米歇尔参加一个聚会。邻座坐了一个英俊潇洒的小伙子,面对玛格丽特夸夸其谈他的著作等身,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等他终于想起询问玛格丽特的姓名时,玛格丽特只轻轻地说了一句:“我是玛格丽特.米歇尔。”小伙子这才知道她是大名鼎鼎的《飘》的作者,随即面红耳赤羞愧而去。

其实书中对于杨逍个人魅力的体现,已是淋漓尽致。单单和孤鸿子一役,便可秒粉无数。孤鸿子和杨逍相约比武,为了确保胜算向师妹灭绝师太借了倚天剑,没想到倚天剑尚未出鞘就被杨逍击败,剑也被杨逍夺去。但是杨逍拿着剑竟然笑道:“倚天剑好大的名气!可在我眼中,却不过是一堆破铜烂铁!”他掷剑而去,活生生把个孤鸿子气的吐血而死。

这样一个眉眼倨傲,神色清冷,亦正亦邪,潇洒不羁,天外飞仙一般的人物,你安排他像猴子一样说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话语?杨左使表示做不到啊!

而剧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杨逍为了撩纪晓芙,侧卧窗边,用足尖挑开窗户,吟了一首秦观的《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而后对纪晓芙的称呼也是左一个丫头,右一个丫头,这个……很符合监制杨佩佩一贯的狗血矫情作风。

原谅我被西门大妈影响太深,脑子里满满的都是焦恩俊、刘德凯对着那张满是褶子的老脸喊丫头的情景!台湾古装剧是有多喜欢“丫头”这个称呼?

虽然杨逍最后对纪晓芙用强,但之前一直是沉稳优雅,温文又不失铮铮铁骨的形象。对纪晓芙以礼相待,小心翼翼的以“纪姑娘”相称,最后自张无忌处得知纪晓芙的死讯,才急痛攻心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晓芙”,人前人后都恐污了她的清名,哪里能就丫头丫头的称呼开了?

而后纪晓芙失身于杨逍,故意支使杨逍去为她买桂花糕才得以脱身回到峨眉,走就走吧,还欲拒还迎的留了一封信。杨大哥,原谅我,我不能对不起峨眉和武当,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留下来陪你度过每个春夏秋冬,balabala……

看看书里是如何描写杨逍智谋过人的,张无忌暗想:“敏妹和杨左使均有临事决疑的大才,难得他二人商商量量,极是投机,我可没这等本事。”要知道赵敏的智商也是一等一,放到今天是要进门萨俱乐部的,要不怎么会把张无忌这傻小子玩弄于股掌之间呢?而她的谋略在书里都要稍逊于杨逍,杨逍会看不出纪晓芙的把戏?

好吧,张无忌这傻小子的智商太低,他说的话不能作为呈堂证供!来呀,传证物!

六大派高手被囚万安寺,杨逍献「酒惑鹤,色迷鹿」之计救出众人;在少林寺合战三僧时,只见“杨逍心念如电,圣火令脱手,向渡难胸口急掷过去,双掌一翻,已抓住索头,一招“倒曳九牛尾”,猛力向外急拉。渡难见他兵刃出手,当作暗器般打来,劲道猛极,左手上肘一沉,压向飞袭左胸的圣火令,却见另一枚突然间中道转向,呼的一声,斜刺射向渡劫。原来这六人之中,以杨逍最工心计,他这两枚圣火令攻渡难的是虚,攻渡劫的那枚之上方用上了全身内劲。”正是他工于心计,虚实相加,才堪堪战胜三僧,救得谢逊。

这样一个心较比干多一窍的高智商人士,会上你这个黄毛丫头的当?退一万步说,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为零,上了这个小女人的当。可凭你往日的智商,你把人家圈圈叉叉之后,人家不仅没怪你,还留书给你,称呼你为杨大哥,你说她这是几个意思啊?几个意思啊?几个意思你不懂啊?

你杨逍孤傲成性,藐视礼法,跳出三纲不在五常,要是真的纪晓芙给你留了这样一封信,你还不打上峨眉,大闹武当,何至于此后多年孤寡冷清,一个人在坐忘峰对月唏嘘,见花流泪?直到张无忌携不悔来见,你仰天长啸,只震得四下里木叶籁籁乱落,良久方绝,说道:“你果然姓杨。不悔,不悔。好!晓芙,我虽强逼于你,你却没懊悔。”唯有此时,你才能肯定她对你的感情!

元朝时期,女子视贞操大于生命,想必晓芙对你也是不肯稍加辞色,才让你以为她是真的对你恨之入骨。否则以你的聪明才智,无视礼法,怎会就此放手,彼此蹉跎?

其实书版和剧版也各有拥趸,实在不必分个高下。风华正好的怀春少女,喜欢剧版杨逍的潇洒不羁浪子回头。就像我们年轻时爱过的那个人,翩翩少年郎,玉容着华裳,眼眸带星光,嘴角噙芬芳,挥挥手,我便义无反顾的奔向你,不畏流言,不惧离殇!

可是谁也博不过流年,一转眼,你我已是须眉古,鬓成霜,当年以为有情饮水饱,现在方知贫贱百事哀。抹去你的少年模样,我更爱你在书中杀伐决断,隐而不发,胸有丘壑,成熟老辣。

一见杨逍误终生,再见已是百年身,你都很好,无论何时,只是,此时看书的我,已不复当年看剧的心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