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炉是人家的现实,嘉年华才是我们的现实

单向街书店

17-11-2915:09

就在ryb事件再次突破我们的想象力时,一部讲述儿童性侵的中国电影上映了,它就是《白日焰火》的制片人文晏导演的《嘉年华》。

片名“嘉年华”,是美好年华的意思。英文名为“Angels Wear White”,穿白色衣服的天使,代表“纯洁”的、现实生活中被“物化”的女性。海报上还写着:11.24 打破沉默。

《嘉年华》是今年唯一一部入围威尼斯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凭借这部片子,导演文晏获得了金马奖最佳导演奖,年仅 14 岁的女孩文淇,也凭借出色的表演获得了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奖。

在决定去看这部影片之前,我是做好忍住愤怒的准备的。因为在这之前,很多影评说它是“中国版《熔炉》”,相信你们都不会忘记看《熔炉》时那种如鲠在喉的心情。

令我意外的是,这部影片给人的感觉并不是压抑和愤怒。电影画面清新的犹如小女孩的梦,在这个梦里,有巨大的梦露雕塑、有蓝蓝的天和一望无际的海岸线,以及孩子们嬉戏玩耍的游乐场。

故事发生在一个美丽的海滨小城。一个晚上,正在客栈值班的小米为一个男人和他带来的两个女孩——小文和小新开了两间房。半夜,她从监控里看到男人去了女孩们的房间。不久后,两个女孩的家人发现她们受到性侵,但报案后,一切证据却都被离奇销毁。在客栈打工的小米成了唯一的证人,但她也始终保持沉默。

小米的扮演者,文淇

和《熔炉》《素媛》相比,《嘉年华》要温柔的多。整个故事没有什么激烈的冲突,没有一个令人害怕的镜头,对坏人的刻画也没有一个正脸,甚至全片只有在最后才响起背景音乐。一切都是淡淡的、克制的、冷静的,像那个平静小城里人们平静的生活。

然而正是这种冷静,却反映了一个更加残酷的中国现实——面对性侵,大多数人选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面对权力,我们一向选择明哲保身。这种现状,较之《熔炉》更让人绝望。

《熔炉》、《素媛》、《嘉年华》,虽然同样讲儿童性侵,但三个导演想说的重点却完全不同。

在《熔炉》中,男主角一开始只是一个花钱买职位走后门的普通教师。在发现学校的秘密之后,顶着被威胁、家人失去保障、自己失去工作的风险,依旧选择帮助这些被性侵的聋哑儿童。这个故事就像它的原型一样,是富有英雄主义色彩的。

在现实中,光州聋哑学校性侵事件发生于 2000 年,和电影中的结局一样,对罪犯的处罚很轻,被告在事件结束后依旧在学校任职。2009 年,孔侑在军队里读到《熔炉》小说,极受震撼的同时,他委托经纪人联系到作家孔泳枝,并在退伍后向公司极力建议,拍摄并主演了《熔炉》。

没想到的是,一位有良心的作家,一位有良知的演员,用自己的行动改变了整个韩国。2011 年 9 月,《熔炉》上映当天,网络上出现对光州事件重启调查的百万人请愿。上映第六天,由于社会反响剧烈,光州警方重启调查。上映第三十七天,韩国国会以 207 票赞成、1 票反对的压倒性票数通过了《性侵害防止修正案》,又称《熔炉法》。

法案规定:对不满 13 岁幼童及身障儿童,最高量刑提升至无期徒刑,且废除诉讼有效期。

此外,熔炉案的当事人、仁和学校前行政室长金某被判 12 年有期徒刑,戴电子追踪仪 10 年,身份信息公开 10 年。

因此,《熔炉》又被叫做改变国家制度的电影。虽然电影的结局是悲剧性的,但电影上映之后,人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罪犯伏法,正义得以伸张,这一切让人重新看到了希望。

而《素媛》则更多探讨了一个孩子被性侵之后家庭关系的修复。素媛,一个天真的女孩,有着天使一样的笑容。在一个雨天的上学路上,她被强暴到奄奄一息。身上多处撕裂、下体流血不止、部分大肠坏死,并且面临一辈子带着排便袋生活。

遭到这样的暴行,素媛是不幸的,但也是幸运的,因为在暴行后,她依旧收获着周围人的爱。

为了平复素媛的心理障碍,爸爸化身她最喜欢的玩偶,即使在夏天热的汗流浃背,也不曾放弃。

和素媛一起上学的小男孩,在得知她被害后,因为悔恨自己那天没有等她而大哭。还在上学时组织了一个小小保镖队,默默保护着素媛。

善良的厂长大叔,在庭审时对罪犯暴怒;妈妈的朋友们一起 cosplay, 逗在病痛中的素媛一笑;邻居们纷纷给素媛捐款......这些,都是电影中最温暖的部分。

而在电影之外,像《熔炉》一样,《素媛》也有真实版本。

2008 年,韩国安山市,强奸犯叫赵斗淳。赵斗淳在庭上不认罪,还称自己是醉酒丧失了自主能力,要求减刑。和电影中一样,法官采纳了减刑要求,只判了 12 年。

但在《素媛》上映后,国民群情激愤,很多有女儿的家庭,多次集会游行,迫使时任韩国总统的李明博出面向全国民道歉,并很快修改了和强奸尤其是强奸幼女的法律法案。2012 年韩国推出化学阉割,并提高了对儿童性侵犯犯罪的量刑标准。

而对比韩国的两部电影,《嘉年华》无论是影片中还是影片外,都显得沉默多了,正是这种沉默令人更加绝望。

在《嘉年华》中,孩子在被性侵之后,往往还面临着比性侵更大的伤害,而这种伤害来自他们最亲近的人——父母

受害者小文来自一个单亲家庭,父母离异后跟着母亲生活。母亲整天沉迷跳舞,对孩子毫不上心,一不顺心就将自己的怒气加诸在孩子身上,“看你那个样子,真是越来越像你那窝囊废爸爸了”。

在得知自己的女儿被性侵之后,她的第一反应是给女儿一个耳光。回到家后,一边扔掉女儿柜子里的漂亮裙子,一边剪掉女儿的长发,仿佛这一切都是自己女儿爱漂亮造成的,典型的“受害者有罪论”。

而另一边,看似家庭幸福的另一个女孩,小新,在检查身体后瞪着天真的大眼睛问到:“什么是处女膜呀?” 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性侵她们的,正是小新父亲的领导,小新的干爹:X 会长。

这些,不正是我们现实中正在发生着的事情吗?

还记得今年年初因为家长嫌“尺度太大”而被召回的性教育课本吗?

还记得“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统计过,有 69.28 %的儿童性侵案件都是熟人作案吗?戳《孩子处境有多危险,没受过性教育的你了解么?》

性教育,永远不嫌太晚。但是,直到今天,性教育课走进课堂了吗?

在影片中,青春期的小米最喜欢的雕像:那个巨大的梦露,她的脚上被贴满了城市“牛皮癣”。就像一个美好的东西,被弄脏了,被毁灭了。

《嘉年华》中梦露雕像的原型:广西贵港,“全世界最高梦露”曾经矗立在在商业中心街头。 6 个月后因“有伤风化”被勒令拆除。

影片的最后,梦露还是被拆除了。就像这个社会,大大方方的谈论性是可耻的,有伤风化的。

而一个更加残酷的现实是——面对性侵,大多数人选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面对权力,我们一向选择明哲保身。

《嘉年华》中,有为了保护自己生意,明知实情却睁眼说瞎话,隐藏证据的客栈老板;

有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配合一起说谎的打工妹丽丽;

有年仅 15 岁逃出家门求生,为了“购买”身份,不惜用手中的证据去敲诈的小米;

有威胁小文父亲,如果不签闭嘴保证书,就辞掉他的游乐园园长;

还有身为受害者的小新父母,不仅同意了“干爹”供两个孩子上重点中学的建议,还去劝说小文的爸爸:“他进去过两年还不是照样呼风唤雨,可我们的孩子就毁了啊!”

而唯一正常的、想要公平的小文爸爸,却是一个最没有社会地位、穷困潦倒的底层人士。

只有一个女律师孜孜不倦的努力着,遇到的阻力却不止一重。

正如豆瓣上最高票的评论“我们不但拍出了超过熔炉的电影,还上演了超过熔炉的惨剧。”《嘉年华》里正在上演的,正是我们所正在经历的——当你想要改变什么,却发现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只顾着关心自己的利益。

中国需要《嘉年华》这样的电影,更需要思考,我们到底应该改变什么?

不过,令人没那么绝望的是,导演文晏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的电影过审了,这是一个奇迹!”也许,这部电影能上映本身,就是一个改变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