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世界》从柏林火到平遥,制片人杨城却说未来三年只做小成本电影

烹小鲜

百家号17-11-1300:27

- 烹小鲜,发现娱乐新鲜价值! -

discover the new value of entertainment

导 语

中国影史上第一部入围“三大”的动画长片,背后站着一家“年轻”的电影公司……

作者|李方方

在刚刚结束不久的平遥国际电影展上,一部名为《大世界》的黑色幽默动画电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这部时长近80分钟的国产动画电影由中国美术学院的教授刘健耗费三年时间独自手绘完成。虽然影片还没有在国内上映,但是今年1月份,该片就成功入围第67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第一部入围三大电影节(含戛纳、柏林、威尼斯)主竞赛单元的动画长片。这部电影还获得了第54届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最佳原著剧本和最佳原创电影歌曲三项提名,入围了2017年第11届亚太电影大奖。

10月31日,作为这部电影的制片人,杨城在北京火车站接过从杭州刚刚制作完成的影片拷贝,坐上了开往平遥的列车。

11月1日下午两点,《大世界》在平遥影展的“小城之春”影厅首映。距电影开始还有一个小时,500张票就被抢售一空。

在11月2日的平遥电影展的“平遥之夜”上,导演刘健凭借着《大世界》获得了“费穆奖”最佳导演的荣誉。评委会对这部影片给出了非常高的评价,颁奖辞的最后一句是:“这不仅仅是一部风格独特的非常优秀的动画影片,也是一个具有启示意义的电影文本,它拓宽了中国电影的表达空间。”

《大世界》究竟是一部怎样的作品?在这部电影诞生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烹小鲜专访了该片的制片人、哪吒兄弟影业的CEO杨城。

1

《大世界》做成动画电影体现了导演对于电影控制力的追求

电影《大世界》讲述了工地司机小张为了给整容失败的女朋友做整容手术,抢走了老板的100万元,不料在抢走钱后的一天时间里,围绕着这一百万,几股势力展开了对小张的追踪,一群原本不相干的人的命运就此产生交集……

跟传统国产动画电影和好莱坞电影不同的是,《大世界》非常写实,无论是场景画面还是人物形象都很逼真,逼真到甚至有观众在看完电影后问:为什么导演不直接用真人来拍?

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动画电影要么是《熊出没》那种低幼类型的,要么是《疯狂动物城》那种好莱坞风格的。很少有人会把现实生活中的场景高度还原到动画中去,但刘健用《大世界》做了这样的尝试。

“他之所以做动画电影体现了他对于电影控制力的一个追求。”在《大世界》的映后交流上,杨城替刘健导演解答了观众的疑问,“虽然导演做的是动画电影,但是他基本上不看动画电影,他之前尝试过很多的创作,做过音乐,写过小说,搞过当代艺术,但是最终他选择了动画电影这样的一个形式,因为他觉得动画电影非常自由和丰富,不用像拍真人电影一样和非常多的人打交道,在三年的创作期里,导演大多数的时间都是一个人在工作室,面对着一台电脑,一个绘图板,完成了这部电影,所以这是一个比较个人化的电影。”

《大世界》带给观众的逼真感不仅仅是画面上的,还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这部影片的配音没有选择字正腔圆的职业配音演员来配音,而是混杂着各个地方的口音,这也是影片的亮点之一,“虽然专业的配音演员的声音很完美,但是听起来有种导演所说的塑料感,这部片子全部采用的素人配音,这些人都是刘健导演生活中的朋友,是一些生活在南京的作家和艺术家。虽然不是那么完美,但是体现了一种真实的生活质感,也体现了刘健导演对于配音的独特趣味。”

《大世界》的声音导演李丹枫曾经做过《白日焰火》的声音指导,为了让影片尽可能的写实,这部电影里的所有声音都是实地采集,杨城举了个例子:“比如电影中有一个五月份的菜市场,那这个声音就是在五月的菜市场采集的。”虽然影片走的是写实路线,但是整部电影并不是一味描绘现实,画面风格和细节还是带有着强烈的个人特色,从中传达出创作者对他所生活的时代和城市的热爱。

《大世界》是刘健导演的第二部动画长片,第一部是一部讲述一个失业青年遭遇的名为《刺痛我》的作品。那部作品并没有机会跟观众见面,因为当时的刘健还不了解在中国做电影需要什么样的流程和手续,只是单纯的在做一个自我表达的东西,在技术上还达不到在院线上映的标准。但也正是这部作品,让杨城结识了刘健,“我是参加一个影展的选片,看到了他的第一部作品,我就觉得非常奇特,因为国内没有人做这样的东西,有那么强烈的个人风格,我当时很喜欢,印象很深刻。”后来当刘健做完《大世界》的剧本之后,找到杨城,两个人就开始了合作。

《大世界》的制作成本并不高,算上创作、制作成本、时间成本、音乐版权和前期营销推广等成本,总共没超过1000万,杨城的哪吒兄弟影业是该片的主要投资方。

现在《大世界》基本上已经制作完成,刘健的新项目也要马上启动,在《大世界》的片尾,有一段极富青春气息的画面和一首由萧蔷演唱的关于八零年代的歌曲,这正是刘健对自己第三部作品的预告,那是一个跟《大世界》完全不同的故事,是一个讲述80年代的青春片,杨城说:“风格也比《大世界》更亲切和柔软一点。”

2

哪吒兄弟影业前三年专注于做低成本电影

一部好的电影作品除了需要优秀的创作者,还需要有慧眼识珠、聪明能干的制片人,杨城就是这样的一位制片人。虽然他年纪不大,但已经担任过《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我的青春期》《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等多部高口碑影片的制片人或联合制片人,这些作品中的大多数都入围了主流的国际电影节。同时他还从事影展策划、选片工作,也多次担任First青年电影展创投会、吴天明青年电影基金青年导演扶持计划等活动的评审。他还是专注文艺片营销的创业公司“放大电影”的联合创始人。一直致力于小成本电影的创作、制作、营销和发行工作。

去年九月,杨城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哪吒兄弟影业,《大世界》是该公司出品的首部电影。

哪吒兄弟前三年专注于做低成本电影,并且只做三种电影:低成本的动画电影、低成本的剧情片和低成本的纪录电影。之所以将范围限定在低成本的原因在于,杨城不想做那种依赖明星、场面和大投资的电影。 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硕士毕业的杨城深知内容对于一部电影作品的重要性, “我们要做的是看重剧本,看重导演风格的电影。”

在他看来,现在中国的电影市场最缺的是好内容,如果电影做的足够好,宣传什么的都不是问题。“哪吒兄弟一年能做两部片子就好,做电影我觉得钱不是问题,最需要的是时间,现在大家做电影做的太快了,所以中国电影才不太让人满意。”

低成本要做好电影,对于创作者的要求就很高,杨城毫不讳言,哪吒兄弟对合作的导演非常挑剔。虽然现在有各种各样的新导演计划,但特别好的新导演其实非常少,杨城说他们找到好的导演之后,会用比较专业的方式去跟新人导演合作,不做过度榨取导演价值的事情,也不会做任何拔苗助长的事情。“一切都按照规律来,因为创作是有它自己的规律的,这个规律是无法被超越的,再多的钱,再大的IP,再好的资源,再好的人脉都没有用。”

这几年做独立制片的公司很多,但是能够像哪吒兄弟这样第一部作品就在国际上崭露头角的公司却很少,杨城认为做电影公司很容易掉进PR导向的陷阱里,过于强调公关、融资,其实对于一个电影公司来说最重要的是专业能力。 “第一,艺术个性是必须的,如果花时间去做一个跟别的电影很雷同的作品,这太浪费生命了。第二,市场竞争力也很重要,我们即便是做非常小众的艺术电影,在艺术电影市场也是要有竞争力的。要做到这两点就需要做得非常专业,不论是商业考量还是艺术考虑上都要专业。”

对于哪吒兄弟未来的发展规划,杨城非常明确:“我就想做一个专业的、有鲜明个性以及能稳定产出好电影的独立制片公司。”

1

END

【往期精彩内容回顾】

嗯哼的小飞辫、酷似梁朝伟的Jasper,谁给《爸爸去哪儿5》插上了想象的翅膀?

比起跟风吐槽,《将军在上》带来的“新网感”更值得思考和肯定

【烹小鲜】 现已入驻

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一点资讯

新浪看点|网易号|凤凰网

新浪微博|企鹅号|UC头条

请猛戳右边二维码

公众号ID

pengxx01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