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世音还是观自在?

不是Lc

百家号17-09-2817:39

选自《心经讲记》

来源:无尽灯楼公众号

这里出现了一个问题。大家通常都知道观音菩萨的全称是观世音菩萨,而《心经》中称他为观自在菩萨。那么,到底是观自在菩萨,还是观世音菩萨呢?

(一)“观世音”并非误译

在《百家讲坛》节目中讲《西游记》的钱文忠教授,知名度很高。这位钱教授抛出了一个非常耸人听闻的观点,他表示发现了一个流传了一千多年的错误:观世音菩萨的名号是误译!——如果这真是误译的话,一千多年大家都没有认识到的问题居然被他发现了,挺厉害的!

央视主持人张越给钱文忠做关于玄奘精神的访谈时,钱文忠说了一段特别有意思的话:“玄奘是懂梵文的,他知道是‘观自在’,也就是说要观察最根本的存在,观察最根本的本性,所以应该翻成‘观自在’。我们好多朋友讲,也有说翻译成观世音的啊。实际上当时翻译成观世音以后,我们好多佛教的大德高僧就觉得有点难解释了。所以做出各种解释来解释为什么叫观世音,这是强以为解。”

实际上,佛教的高僧大德从来没有觉得“观世音”难以解释。钱文忠这样说,我不知道他能够代表哪一位高僧大德。“所以做出各种解释来解释为什么叫观世音,这是强以为解”,这有点污蔑别人的意思。他的言下之意是说,即使把“观世音”这个名号解释通了,也是巧言伪饰、牵强附会,因为本来就是翻译错了,不懂梵文的人不明就里,只好在错误翻译的基础上勉强进行错误的解释。这番话一出口,把历代的所有解释过“观世音”的人都打下水了。

当时张越说:“我听到的解释是说,他可以听到世间的苦难求告的声音,所以他是救苦救难的菩萨。”钱文忠回答:“那么应该叫‘闻世音’。”张越说:“我想也是,声音怎么是看的,不是听的呢?”钱文忠就告诉大家,“观世音”是错误的翻译,误译的原因是读错了一个梵文字母:“Avalokitasvara是观世音,Avalokitesvara是观自在,就错了一个字母。就造成了我们在一个很重要的宗教问题上的,一千多年的一个错误流传。”

不懂的人乍一看这个访谈,简直快要吓死了:“原来一千多年以来汉传佛教都把观自在菩萨的名号搞错了!如果一千多年以后不出一个钱文忠,我们还蒙在鼓里呢!”

钱文忠教授的影响很大,而且他这个观点不止说了一次,讲玄奘、讲《西游记》时反复提到这个观点。对此,佛教的出家人必须做出正面回应。如果我们不回应,就无法解释这位菩萨为什么是“观世音”而不是“闻世音”,大家就会认为佛教对于这个名号是“强以为解”,用一些牵强附会的东西欺骗不懂梵文的人。连菩萨的名号都是假的,那么佛教的修行还能引发人们的信心吗?念观世音菩萨还有用吗?

其实,说“观自在”不能翻作“观世音”,这个观点并不是钱文忠最早提出的。谁最早提出的呢?玄奘法师。

在《大唐西域记》卷三中,玄奘法师谈到这位菩萨“唐言观自在”,也就是说按照汉语应该称为“观自在”。“即阿缚卢枳多,译曰观。伊湿伐罗,译曰自在。旧译为光世音,或云观世音,或观世自在,皆讹谬也。”玄奘法师认为,对于这位菩萨的名号,翻译成“光世音”、“观世音”、“观世自在”都是错误的。

玄奘法师的这个观点对不对呢?值得商榷!我们不要迷信权威。玄奘法师虽然很权威,我们也不能迷信。玄奘法师说这个名号的旧译是讹谬的,也就是认为鸠摩罗什法师的相关翻译是错误的。可是玄奘法师这个观点有问题。

译经出现一些不准确的地方,本来并没有什么奇怪。因为佛教传到中土的早期,汉地的法师对于梵文不精通,印度来的梵僧对于汉语也不精通,所以他们有时候对于某个词汇找不到合适的汉语对应梵文,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观世音”的名号还真就没有翻译错,不要冤枉鸠摩罗什法师!

唐代的清凉国师(澄观法师)是一位大德,他懂得梵文,与罽宾三藏般若共译出乌荼国王贡献的《华严经》(四十《华严》)。玄奘法师说过“观世音”的翻译是讹谬之后,清凉国师就明确表示,在他读到的梵文原典中,这位菩萨有两个名字,一个是观自在,一个是观世音。澄观所述《贞元新译华严经疏》(也称《普贤行愿品疏》)卷第七中解释说:“然观自在,或云观世音,梵云婆卢枳底,此云观世,护公(按,即竺法护,译有《光赞般若经》,其中把观世音译为光世音)误作毗卢,译为光也。湿伐罗,此云自在。若云摄伐多,此云音也。梵本有二故,令译者二名不同。而《法华》观音品云:观其音声皆得解脱。即观世音也。”

玄奘法师提出相关翻译的错误,根据的显然只是他从印度求来的那个梵文本,按照那上面的梵文词汇,这位菩萨的名号确实应当翻译成“观自在”;可是还存在其它梵文的经典版本,根据上面的原文,这位菩萨的名号就应该翻译成“观世音”。

当代的美籍华裔学者郑僧一在《观音──半个亚洲的信仰》一书中综合众多梵文研究者对“观音”梵文的研究成果说:

“‘观音’这个名词,长久以来一直是争论纷纭的题目。玄奘(六〇二——六六四)干脆说它是早期的译经上‘谬误’,认为梵文Avalokitesvara(=Avalokita-isvara)一字应该翻译为‘观自在’。自在是主宰义。观自在就是‘被见者之王’或‘众生所见之主’。但,澄观(七三八——八三九?)却指出,梵文原典本身就有两种不同的名称;一九二七年在新疆发现的古抄本就证实了这一点,这是第五世纪末叶的作品,在一片残叶上出现了五次观音Avalokitasvara(=Avalokita-svara)这个名词,因而扫除了传抄错误的可能性;引致米罗诺夫的结论,说观音(Avalokitasvara)是本来的称号,观自在(Avalokitesvara)是后来才有的。穆雷·艾美诺师曾在给我的一封信中说︰‘观音(Avalokitasvara)的意义,无疑的是‘察觉到声音者’,梵文原字是所有形容合成语,前半部是被动的语气。Avalokita的意思是‘被察觉的东西’,前后合起来,字面上的意思完全是‘声音被他所察觉到者’。’”(郑僧一著、郑振煌译《观音──半个亚洲的信仰》,台湾华宇出版社,世界佛学名著译丛77册。按:原文六六四误漏一个六,据文意补。梵文s上的符号/,因字库无法显示,本文付阙。)

这两个名号的运用是根据实际需要,需要表达“观世音”的含义时,经典里就用观世音,需要表达“观自在”的含义时,经典里用观自在。梵文原典中就是如此,不存在哪个错哪个对的问题。从诸佛菩萨的名号看,这种现象也很常见。比如,佛有十号,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每一个名号表示佛的某一方面的德行。“如来”是指乘如实之道而来,也就是说佛证得了真理。“善逝”是说佛完成了世间度化众生的事业,进入了大涅槃的境界。观音菩萨有不止一个名号,又有什么奇怪?

郑僧一的著作,研究观音信仰的人通常是必读的。钱文忠教授津津乐道的发现,其实早被研究讨论得很充分。玄奘法师当时说“观世音”是错误的翻译,那是由于他资料相对于鸠摩罗什法师来说看得还不全,说错了。那么,为什么钱文忠教授要把玄奘法师的一个小失误拿出来放大,说这是一千多年以来的错误流传,还说这是很重要的宗教问题呢?这样的噱头,是很无厘头的。

不过,这确实是一个宗教问题,因为它跟我们的修行有密切关联。

总之,观音菩萨的一个名号是“观世音”,因为众生遇到痛苦的时候,称念他的名号,他就可以观其音声前往拯救。又因为他事理通达,一切无碍,所以他又被称为“观自在”。从信仰的角度可以理解为,观世音侧重于慈悲救苦,观自在侧重于智慧观照。观世音是大慈悲,观自在是大智慧。

在《妙法莲华经》的第二十五品《观世音菩萨普门品》里面,无尽意菩萨向世尊请问:“观世音菩萨以何因缘名观世音?”佛告诉无尽意菩萨:“若有无量百千万亿众生,受诸苦恼,闻是观世音菩萨,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这就是佛在经典里对于“观世音”名号的一个明确解释。

(二)留下“舌舍利”的鸠摩罗什

钱文忠说,把菩萨的名号翻译成“观世音”是因为读错了一个梵文字母。所谓犯了这个错误的人是鸠摩罗什法师。那么我们来看看:鸠摩罗什法师是什么人?他是不是会犯这样的错误?

“鸠摩罗什”这个名字是梵文音译,意译为“童寿”。他的母亲原本口才不好,怀他的时候却突然变得辩才无碍,当时有位阿罗汉达摩瞿沙说:“这种现象,必定是怀有智慧的孩子。”鸠摩罗什七岁出家,后来成为三藏法师,平生曾将大量佛经翻译成汉语。他作为四大译师之首,被称为“七佛译师”,他同样也是“千佛译师”(见莲池大师《阿弥陀经疏钞问辩》)。

《中国大百科全书》评价鸠摩罗什说:“所译经典极为广泛,重点在般若系的大乘经典和龙树、提婆一系的中观派论书,内容信实,文字流畅,有些经典后虽有新译,仍难以取代,在中国译经史上有划时代的意义。”

游侠也说:“罗什为人神情开朗,秉性坦率,平时虚己善诱,专以大乘教人,而善于辨析义理,应机领会,独具神解。当时北天竺禅师佛驮跋陀罗来华,到长安来寻他,每有疑义,必共谘决。他又具有文学天才,尝为《维摩经》译文作注,出言成章,不待删改;所作赠法和慧远偈文,都辞理婉约,韵味深长。在来华的外国译师中他是最能精通中土语文的人。他虽届高年,仍从事传译,未尝停歇。弘始十五年(413)四月,他因微疾,骤卒于长安大寺(关于罗什卒年,旧有各种说法,今参照今人所考,假定在这一年),时年七十。他临终遗言,所出经论三百余卷,惟《十诵》一部未及删订,自信诸译所传非谬,可供后世流通。”

游侠还指出:“罗什翻译事业,在当时是空前的。他的成就,不仅在所译经论的内容上第一次有系统地介绍了根据般若经类而成立的大乘性空缘起之学,而且在翻译文体上也一变过去朴拙的古风,开始运用达意的译法,使中土诵习者易于接受理解,而为义学方学开辟了广阔的园地。罗什对翻译事业有高度的责任感,特别是传译富有文学趣味的大乘佛典如《法华》、《维摩》、《大智度》等经论,使他感到翻译上兼顾信与达的困难。因此,他的译籍在力求不失原意之外,更注意保存原本的语趣。他既博览印度古典,对梵文极有根柢,又因留华日久,对汉文也有相当的素养。同时他对于文学还具有高度的欣赏力和表达力。由于具备了这些条件,故能创造出一种读起来使人觉得具有外来语与华语调和之美的文体。他的译文以“曲从方言,趣不乖本”(见慧观《法华宗要序》)为原则,再考虑到中土诵习者的要求,在传译上或增或削,务求达意。因此,他译《法华经》时,常为表达言外的含意而有增文;译《智度论》时,又以秦人好简,裁而略之;译《中论》则将其中繁重乖缺处分别加以删补;译《百论》则反复陶练,务存论旨;这都因他并娴华梵,故能斟酌损益,游刃有余。他在译文上有所增削时,极其慎重,如他译《维摩经》时,常一言三复,精求原意;译《大品般若》则与诸宿学对校旧译,详其义旨,并以释论校经,必求文合然后付写,可见他在传译上惨淡经营的苦心。因此他所译经论,特为中土佛徒所乐诵,且对于后来的佛教文学发生了一定的影响,大乘根本教理的移植和弘传,应归功于这位大家。”(见《中国佛教》)

在临终的时候,鸠摩罗什法师发过一个愿:如果我所传译的经典没有错误,愿我的身体火化之后,舌头不会焦烂(梁慧皎著《高僧传》卷二记载,鸠摩罗什临终时说:“今于众前发诚实誓,若所传无谬者,当使焚身之后舌不燋烂。”)结果怎么样呢?直到今天,在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的鸠摩罗什寺舌舍利塔,还保存着鸠摩罗师什大师留下的舌舍利,据说一敲就能作金石之声,说明他的翻译没有错。

鸠摩罗什法师真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人物!人的牙齿、骨头比较坚硬,能烧出舍利还不是太稀有的事情,但柔软的舌头能烧出舍利,实在非常罕见,一定是因为这个人有大愿力。太虚大师圆寂后心脏没有烧坏,也是类似的情况。

僧肇法师(鸠摩罗什法师的弟子)在所著《注维摩诘经》卷第一引述鸠摩罗什的话解释观世音菩萨,什曰:“世有危难,称名自归,菩萨观其音声,即得解脱也。亦名观世念,亦名观自在也。”这就是“观世音”的涵义:有人遇到灾难,只要称念南无观世音菩萨,观音菩萨就寻声救苦,解决他的苦难,所以这位菩萨名为“观世音”。“亦名观世念,亦名观自在也。”鸠摩罗什法师知道观世音菩萨菩萨还有“观世念”、“观自在”这样两个名号,但是由于经文翻译的需要,他没有把菩萨的名号翻译成“观自在”,而是译翻成“观世音”。

也就是说,鸠摩罗什法师看过的梵文原典中,观音菩萨有不同的名号。玄奘法师看到的资料比鸠摩罗什法师少一点,所以就只说应该翻译成“观自在”。“观世音”并非误译,这样翻译是有意为之。鸠摩罗什更不是不知道观世音还有观自在的译法。

我们可以做疑古的人。为了学术进步,怀疑古人是很有必要的,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但是,如果你读书还没有读懂或者读得太少,就没有资格谈什么“尽信书则不如无书”。这种奢谈很可能会害得你不学无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你信书还好,至少有个老师牵着你往前走;你不信书,自己的本领又远远不够,犹如深更半夜摸到悬崖边上,前途只有堕落!

在当今时代,人们往往具有很充分的怀疑精神。现在的人,相信古人的太少,相信自己的很多。大家总是想要有自信,但关键在于我们的自信不应该是盲目的勇气,而应该是腹中真正有诗书学问作为底气的自信。当自己的学养还不够丰沛时,我们对于古代公认的大德还是应该先接受再怀疑,经过学习、理解、分析、思考和修证,判断他们的观点是否正确,这样我们才可能提高。如果你一开始就抱着怀疑不信的态度,专门挑他们的毛病,结果会是什么呢?结果是在你心目中没有一个值得学习的人。那你就进入“天下无师”的状态了!一旦感到举世皆无可师之人,一定非常痛苦,就像武侠小说中的独孤求败,自满到了极点,站在自我膨胀的山顶上,放眼全世界似乎没有谁是他的对手,其实只是因为他无知,所以他才这样无畏。

(三)观世音菩萨:六根圆通

1、善听以眼的观音菩萨

观音法门是一个佛教的修行法门,接下来我就要从佛教角度解释一下:声音是用耳朵听的呢,还是用眼睛看的?

恐怕大家平时没有仔细想过这件事情,一听钱教授的话,觉得可能讲得挺对:“是啊!就是用耳朵听声音嘛!哪有眼睛看声音的呢?”可是我必须告诉大家,钱文忠教授说错了。那么,钱文忠教授的谬误到底在哪里?

关于这个话题我讲了这么久,大家以为这是在做学术辩论或者意气之争吗?有人说:“就算钱文忠教授说得不对,你干嘛一定要说得这么严重呀?”这不是意气用事,而是必须认真对待的严肃问题!这件事情如果不结合经典的解读,不结合佛教的修持和信仰的实践,那么如果你们真的相信了他所说的用眼睛不能听声,你们就麻烦了,就没有办法学佛了。——为什么?我们接下来就讨论这个问题。

眼能闻声吗?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给你们讲过这个问题。有没有哪位在座的同学听过关于用眼听声的事情,听过“观自在”和“观世音”的差异?没有吗?那很好,希望大家今天有所收获。

元代的即休契了禅师作过一个《观音赞》:“大明生东,众暗皆空。大悲应世,利物亦同。寂而非寂,草座蒙茸。不说而说,瓶柳青葱。善听以眼,刹刹圆通。”

其中说观音菩萨“善听以眼,刹刹圆通”。这是菩萨六根圆通的妙用。当你学会了善于用眼睛去听声的时候,就没有什么事物能够成为你的障碍。宋代的禅宗大德圆悟克勤上堂有云:“山头鼓浪,井底扬尘。眼听似震雷霆,耳观如张锦绣。三百六十骨节,一一现无边妙身;八万四千毛端,头头彰宝王刹海。不是神通妙用,亦非法尔如然。苟能千眼顿开,直下十方坐断。且超然独脱一句,作么生道?试玉须经火,求珠不离泥。”

恐怕很多人听到这里都觉得理解不了吧?其实用眼睛听声音真的不是问题,绝对能做到。为什么呢?想要明白这个法门,我们就要学习一些关于观音菩萨的背景资料。

观音菩萨是一位以慈悲救济众生为本愿的菩萨,他的梵文名号有很多,可以意译为“观音菩萨”、“观世音菩萨”、“观自在菩萨”、“观世自在菩萨”、“莲花手菩萨”、“圆通大士”,等等。

我们来了解一下观音菩萨的档案。比如说,他的籍贯是哪里?有人说是印度。不是的,观音菩萨的籍贯不是印度,他的籍贯是西方极乐世界。在西方极乐世界,他和大势至菩萨同为阿弥陀佛的两大胁持菩萨。观音菩萨并非出生在我们这个娑婆世界,他可以说是从西方极乐世界到娑婆世界来帮忙的,帮助释迦牟尼佛教化众生。

而且,观音菩萨也不是一位普通的菩萨。他在过去久远以来已经成佛,称为正法明如来。因此,宋代四明知礼法师撰写的《赞观音文》中有这样的句子:“南无过去正法明如来,现前观世音菩萨。成妙功德、具大慈悲……”

在这个娑婆世界,观音菩萨的应化道场在印度的南海边的一个地方,名为“补怛洛迦”。后来汉地把中国的现在的舟山群岛中的梅岑山当做观音菩萨的应化道场。其实,有观音菩萨在的地方就是观音菩萨的应化道场。我们如果发大慈悲心,心同观音,那么我们所在之处也就是观音菩萨的道场。观音菩萨是无处不在的!

2、超越男女之相

有人问:“观音菩萨是男还是女?”答案是:观音菩萨非男非女,他超越了男女之相。作为一位古佛,他的法身不但没有男女相,根本就是无形无相的,以一种绝对真理的状态存在着。但是为了应众生之机,佛菩萨显现出的报身和化身是有形有相的。观音菩萨在西方极乐世界所现的相是男身,因为西方极乐世界无有女人,所以观音菩萨肯定是男的。而且在《华严经》中有一句话“勇猛丈夫观自在”,也说明观音菩萨现的是男身。而《法华经》又告诉我们,观音菩萨以他的悲愿“三十二应”,为了度众生,这位菩萨也可以化为女身出现。

一个人是男身或是女身,重要不重要呢?还是很重要的。十方诸佛没有一位以女身成佛,所有的佛都是现男身而成佛的。

《法华经》里说,舍利弗听说龙女能成佛,就表示这不可能,他提出疑问:“女身垢秽,非是法器,云何能得无上菩提?佛道悬旷,经无量劫,勤苦积行,具修诸度,然后乃成。又女人身,犹有五障:一者不得作梵天王、二者帝释、三者魔王、四者转轮圣王、五者佛身,云何女身速得成佛?”他的意思是说,女人身是污秽的,不是法器,而且女人有五种不能,包括不能成为梵天王、帝释天、魔王、转轮圣王和佛。别说是成佛了,就连世间的国君,女人都很难做吧!

所以有人觉得佛教歧视女性——不,我们不要这样理解这个问题!这个世界上之所以有男性和女性,就是因为我们凡夫不能照见五蕴皆空,才有这样的分别,等我们超越了男女相的时候,自然就能如同观音菩萨一般随意现身,众生应以何身得度,即现何身为之说法。太虚大师对男女二性的差别的产生原因解释说,这是欲界众生的分别执着造成的。在《药师经讲记》中,太虚大师解释第八愿说:“此愿标为转女成男者,琉璃众生皆大士相,本无男女之性别。男女之名,相对而立,无女则男亦无,说无女人者,乃对余界而说。如以三界言之,色、无色界男女相无。而欲界则有男女,故欲界万有皆分阴阳二性。今科学分析万有构成之最后因素为电子,虽微细难见而亦有阴阳二性。由阴阳二性构成之物,皆含有矛盾性,相反相成,相生相克。故五趣杂处之欲界众生,皆有阴阳二性,以阳为男,以阴为女,于同一人类中,遂分男女鸿沟,而在相形见绌之下,不免男胜女劣,于是百感丛生,为诸恶劣之所恼乱,极生厌离,欲舍女身。然女人中具大丈夫性者,方觉女身可厌,生求离想;若无丈夫性者,虽感女身,不觉厌恶,反执为美!依大乘佛教理本平等,无男女差别、高下可得,但随此类之机,落于男女分别想中,厌而求舍,故佛即为说之,使依药师法门,或生琉璃得丈夫相,或在娑婆现身后身,转女成男;若无厌离女身者,佛亦不须说此也。”

不过在座的各位男同胞,确实应该珍惜已经得到的男身。男子在修学佛法的道路上有很多便利和优越的条件,是女子不能相比的。比如佛教规定:男子一生可以七次出家、七次还俗;而女人一生只有一次出家的机会,如果女人出家之后还俗,今生就不能再出家了。

女人可以成佛,但首先要转为男身。菩提道上有很多善女人。佛的姨母大爱道比丘尼就是一位很伟大的女性,佛出家之前娶的妻子耶输陀罗在修行上也很了不起,佛为她们授记成佛,但她们成佛将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

在座的女同胞不要因为觉得不公平而难过。这本来就是一个不公平的世界。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世界名叫娑婆世界,不叫极乐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注定了不美好是常态的,美好却是短暂的而且是变化的。作为女人,如果你认清了这个事实,你就会接受这样的现状,生起非常坚定的道心。你会说:“我一生出一次家就够了,因为我一定会坚持到底,用不着还俗,用不着给自己留后路!”

很多佛教的经典赞叹男身,因为男身是积累大量功德才能得到的,非常宝贵。西方极乐世界的一大特色就是没有女人,这倒也不是说女人不能往生到那儿,女人可以转为男身往生。还有一部佛经名为《转女身经》,很多女人深感作为女人很痛苦,希望下辈子不要再成为女人,那怎么办呢?念《转女身经》就会有帮助。这不是歧视女性,而是对女性的悲悯。在这个娑婆世界,女性地位特别低下,因为普通人在娑婆世界现女身是业报所感,无法选择,因为造了很多恶业,只能感得女身,无法感得男身,恶业自然会召感苦果。佛说净土没有女人,是怀着博大的慈悲说的,绝不是怀着鄙视说的。佛给了我们一个保障:放心吧,净土没有女人,净土的众生都是莲花化生,只要你生到净土,就不会继续受罪了。

女人的痛苦,你们自己心里明白,我不必多说。仅在生理方面,女性就比男性额外多了很多负担和危险,比如怀胎的艰辛,男人真的没办法体会。因此生育被称为“母难”,一个孩子的诞生就意味着母亲遭受一次劫难,这次劫难是生死劫。

关于观音菩萨是男还是女的问题,如果要回答完备,就可以说:从法身的角度说,他早已超越性别;从化身的角度说,他能够化身男性也能够化身女性;从报身的角度说,他在娑婆世界和西方极乐世界的报身是男身。

3、六根互用与通感

让我们回到刚才的问题。观音菩萨观世间众生的音声救苦救难,那么,如何观音?

人有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眼睛看色、耳朵听声,大家觉得理所当然。但是从佛菩萨的神通妙用来说,六根可以互用,“六根互用”是佛教的常用词句之一。六根互用的原理是什么?——六根本来就是空的,它们的用途当然不局限于一种。清钱谦益著《楞严经疏解蒙钞》卷第十说:“万松云:有无目山人卖卜,雨过泥涂,著鲜白鞋入市。人问:汝无目,如何泥不污鞋?山人举拄杖云:拄杖头上有眼。以山人为证夜间摸著枕子,手上有眼。吃饭时,舌上有眼。听法识人,耳中有眼。苏子瞻与聋人说话,画字而已。复笑云:我与彼皆异人也。我以手为口,彼以眼为耳。佛言六根互用,信也。”

昙无谶法师翻译的《大般涅槃经》(北本)说:“五者、根自在故。云何名为根自在耶?如来一根,亦能见色、闻声、嗅香、别味、觉触、知法。如来六根,亦不见色、闻声、嗅香、别味、觉触、知法。以自在故,令根自在,如是自在名为大我。”这里告诉我们,如来具根自在,故能以一根摄六境。比如,佛用他的身根不仅仅能有触觉,还能见色、闻声、嗅香、别味、知法。一根现尔,余根亦然。这一根的作用可以与其它根打通。同样的道理,佛也可以用他的眼根听声音,或者用他的耳根分辨颜色。总之,佛使用任何一根都可以有六根的作用,甚至能够了知一切众生的所有心念。佛的这种神通是清净广大的六根圆通。在没有达到佛的境界之前,菩萨在六根清净位的时候,也能够有相似的神通。

我这样讲,估计你们可能听起来还是觉得朦胧。很惭愧,我现不出神通,没有办法给你们现场表演一下六根互用是什么样子的。我只好在世间找一个比喻,帮助你们更好地理解。文学上有一种修辞法,名叫通感。美学上也有一个叫做通感的现象。我现在就讲一讲文学的通感,这是世俗人的心理活动和审美观,但也可以算是与六根互用有一点肤浅的相似了。估计采用这种方式讲解六根互用的人不多。因为我过去是学中文的,所以觉得这么讲可以最容易表达,也最容易让你们理解。如果我为了解释六根互用,背诵很多佛教的经论,语句难懂,含义艰深,恐怕你们一时听不明白。

朱自清在他的名作《荷塘月色》中有这样一句话:“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描写的是香气,却没有直接说香得如何,而是说仿佛高楼上的歌声,形容荷香的飘渺和淡泊。这是不是用鼻子在听声音啊?当然这不是真实的六根互用,只是通过鼻子的闻香唤起了对声音的感觉。

文学上的通感是指在文学创作或鉴赏中各种感觉器官之间互相沟通,不分界限,这是人类共有的心理现象和生理现象,这种现象来自生活经验的积累。在通感中,颜色似乎也有温度,声音似乎也有形象,冷暖似乎也有重量。比如我们常说“光亮”也常说“响亮”,把形容光辉的“亮”字转移到声音的响上去,好像视觉和听觉相通。又如说“热闹”和“冷静”,把触觉上感到的温度和声音结合起来了。

钱钟书先生写过一篇文章《通感》,举出李渔的作品为例。李渔,号笠翁,清代文学家,写过一本名著《闲情偶寄》。李渔在《笠翁余集》卷八《窥词管见》第七则中对宋祁《玉楼春》名句“红杏枝头春意闹”大加嘲笑:“此语殊难著解。争斗有声之谓‘闹’;桃李‘争春’则有之,红杏‘闹春’,余实未之见也。‘闹’字可用,则‘炒’(同吵)字、‘斗’字、‘打’字皆可用矣!”这是李渔在讲词的时候评价宋祁(北宋文学家)的一首《玉楼春》,这首词中有一句是“红杏枝头春意闹”,描写杏花开得非常红艳、繁盛,宛如春意在枝头闹腾一样。这句词是千古名句,宋祁甚至因此有了“红杏尚书”的称号。但是李渔不买账,认为这句话太难理解了。李渔认为:所谓“闹”就是争斗有声,这怎么能用来形容花朵呢?如果可以用“闹”字形容花朵,那么“吵”、“斗”、“打”也都可以用,既然你说“红杏枝头春意闹”,我就可以说“红杏枝头春意打”。这个评价很有趣,但是也反映出李渔在文学鉴赏方面不太懂得通感。

其实在文学史上使用类似通感手法的佳句很多,不胜枚举。晏几道(北宋词人)也用过“闹”字形容花朵:“风吹梅蕊闹,雨细杏花香”。还有毛滂(北宋词人)的《浣溪沙》:“水北寒烟雪似梅,水南梅闹雪千堆。”花朵盛开的热烈程度,就像一大群小孩子在枝头闹嚷嚷的,这是极其生动形象的比喻。“闹”字把无声的姿态说成好像是有声音的波动,在视觉里面得到了听觉的感受。

范成大(南宋诗人)说过“已觉笙歌无暖热”。这是形容一个人年纪衰老或意态疲惫,听歌已经没有热情的感觉。笙歌本身有没有温度啊?没有,但是我们都知道其中有冷暖的存在。李商隐(唐代诗人)也说过颜色是有冷暖的:“冬日着碧衣似寒,夏月见红似热。”温暖的红色配上寒冷的绿色就是“暖红寒碧”,这已经成为诗词中的套话了。

在世间的文学里尚且可以达到通感,观音菩萨作为神通自在的大菩萨,作为已经成佛的正法明如来,能够六根互用有什么奇怪?

讲完这些以后,我们就来进一步分析,观音菩萨以眼闻声,原理在哪里?原理就在于“照见五蕴皆空”。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