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与补课,这是一场文化的差异,这样的青春,对我们真的好吗?

社会19315报

发布时间: 17-08-1717:49

音乐节开场前,本来预计会有5万观众,结果涌入了将近50万人,还有难以计数堵在路上的人群。

应该两点开始的音乐节,因为道路瘫痪,乐队人员和设备运不进来,而一直推迟到了五点多。民谣歌手里奇·海文斯,因为演出只需要一把吉他,只好硬着头皮第一个上台。

下午五点零七分,吉他声音响起,几乎没有任何间歇,人群的狂欢一直延续到三天之后的早上。在短短的四天时间里,这里成了反主流文化的乌托邦。

人们穿着随意、或是赤身裸体,思想开放、行为自由,在泥地里肆意翻滚,在河水里裸身洗澡,生活在草地、帐篷里。

“爸、妈,再见了。女儿不孝,要您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康某雨家长提供的遗书显示,康某雨称班主任有体罚学生行为,自己“因老师原因自杀”。康某雨在遗书中称班主任从不尊重学生,“除了讲还是讲,卷子丢成家庭作业,做到12点……”

跳楼女生母亲唐华告诉澎湃新闻,孩子7月29日开始在彭州一家培训机构补课,“老师明确要求学生补课,如果不补课就会受到刁难”。兰从兵为这家培训机构兼职数学老师。这次补课是18节课1000元,一年下来1万元左右,负担很重。“孩子当日(6日)被劝退补习班,回家之后我们也安慰了她。”唐华称。

对此,彭州市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该局针对康某雨跳楼一事正在调查处理中,目前已经成立应急处置小组,各个部门、各个科室,包括彭州市级的公安部门等也在一起进行调查。

这次营口市教育局,出台了最严禁补令,以零容忍的态度重拳出击,没有把“史上最严”的禁令,在实际执行中变成仅仅是“纸上最严”,首次对三名参与有偿补课的教师由所在学校开除公职。让我们有理由相信,对这三名教师的严惩,无疑起到了一个“杀一儆百”的震慑作用。可是,在营口地区违规有偿补课者何止这三人……

有了“最严禁令”,还需最硬“执行力”。让“执行力”硬起来,使“高压线”随时都带“高压电”,让那些利益熏心的教师 “不能、不敢、不想”。

在遗书中,康琦透露了几个未完成的心愿,“1.生日那天要一套《金奖》二队服2.一部手机3.一双轮滑鞋4.史明克24色固体水彩5.兰兵入狱(如果这个实现,我‘一定复活’)”

如果能遇到,‘’授人以渔‘’的教师,能传授给孩子‘’捕鱼‘’的方法,能在教师的启发引导下,使孩子学会思维分析的方法,并运用这些方法,独立去解决问题。也就是,能教给孩子‘’捕鱼‘’的方法,让孩子自己去‘’捕鱼‘’。那么,你遇到这样教师,很走运。这样的补课,是完全必要的,传授了知识,也提高了能力。对孩子的一生,对知识能力的掌握,都是大都益处。不过,我也告诉你,能这样做的教师,是极少的。

受应试教育大潮的影响,家长望子成龙,于是,补课办班也如火如荼,遍地开花。

那么,孩子到底是否应该参加补课呢?补课对孩子学习到底有没有什么好处?家长投入巨资到底合不合适?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