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发现:明朝魏忠贤发明的一种刑法,刑具是一头木驴,但残酷程度不亚于凌迟

发布时间:17-06-0117:50

锦衣卫、东厂、西厂、内行厂,四者构成了臭名远著的明代“厂卫”特务制度,史上又称“缇骑四出”。由于明代“厂卫”制度的空前残酷,滥杀无辜,因此可谓“缇骑四出血四溅”。

“厂卫”特务们为了审犯人,发明了各种前所未闻的残酷刑罚。在审问犯人时,特务们惯常打着问,一边对犯人施以杖刑,一边问讯。而对于嘴硬的犯人,又有着“好生打着问”和“好生着实打着问”之别,直接把犯人打得皮开肉绽。除了杖刑和夹棍、指钉、脑箍等常规刑罚外,更有令人毛骨悚然的特别酷刑。

抽肠就是其中一种特别的酷刑:在高处横一木杆,上搭绳索,绳索一端绑铁钩,另一端坠上重物。而后将犯人的肛门割开,用铁钩钩住犯人的大肠头,再将另一端的重物放下,借力将犯人的肠子整根抽出,致人死亡。明朝是中国历史上使用酷刑最有名的朝代,而这种酷刑的执行者,正是“厂卫”的特务们。

“厂卫”制度控制下的大明王朝,无数冤魂枉死。其中有个叫方孝孺的著名学者兼文学家被害,据说明成祖朱棣发动政变夺取皇位后,方孝孺誓死不为朱棣草拟继位诏书,并当面斥责其篡位行径。朱棣一怒之下命令残忍的锦衣卫将方孝孺的嘴角割开,撕裂至耳根,然后拖到哦闹市凌迟处死,可谓触目惊心。

明朝末年,奸臣当道,“厂卫”特务更是大行其道,迫害朝廷仅有的几根栋梁。

著名的奸臣宦官就有魏忠贤,由于顾命大臣杨涟和左都御史左光斗联名上书弹劾魏忠贤被其得知,魏忠贤便利用厂卫的优势将他们逮捕入狱。杨涟在狱中被打得皮开肉绽,提审时根本无法坐立,只得躺在地上受审,最终被害死狱中。杨涟死时,尸体被土袋垒压,耳朵里被契入铁钉,场面十分恐怖。

(魏忠贤剧照)

左光斗同样也被打得面目全非,无法辨认,左膝以下筋骨完全脱离,最终惨死狱中。不光朝廷命宫如此,平民百姓也时刻笼罩在厂卫的恐怖阴影之下。一天夜里,4个百姓在自己家里喝酒,其中一个喝醉了张口就骂了魏忠贤几句,话还没说完,“厂卫”特务就破门而入,将4人逮捕入狱,并当着另外3个人的面,将谩骂者凌迟处死。

就这样,残酷的“厂卫”制度一直伴随大明王朝,直至它灭亡。

【看累了,让您开心一刻】:

老公淡定的说道:“快导一下航...”,我大叫道:“完了!手机昨夜没冲上电,老公,把你的手机拿来,我来导航...”就这样,每开一段路,我都给老公一个嘴巴子,老公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在问,打我干嘛!我怎么了?我愤怒的说道:“每次特么路过洗浴,你的手机WLNA都特么自动连接...”

自古评论出人才,如果您是人才,请说上一句?你若喜欢这篇文章请回1,不喜欢请回2,谢谢您的参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