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全国头号通缉犯,挖洞入室杀死41人,曾发誓3年内杀满100人!

发布时间:17-05-3111:45

中国近代悍匪,可谓层出不穷,“名声”最响的恐怕就属张子强、白宝山、万光旭等人,都是“威震”一时的亡命之徒。还有一位大家可能不是很熟悉,他可以称作是近代中国无出其右的第一暴徒,凶残程度比上述几位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就是卞况。

据资料显示,卞况,1969年生,白庙镇农民。虽然只读过两年书,但为人极其狡诈奸猾、凶暴残忍,是一个地地道道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自2001年起,他先后纠结团伙,在皖豫接合部十几个市、县横行乡里,连续入室杀人、抢劫、强奸,作案21起,杀害无辜百姓41人,重伤6人,劫掠财物两万余元。其手段之残忍、性质之恶劣、行为之卑鄙,简直匪夷所思,闻所未闻。

看上去相貌平平的卞况,脸上却有股凶霸之气,一看就是心狠手辣之徒,他有一段鲜为人知的罪恶史。19岁那年,他因盗窃耕牛,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服刑期间,由于企图逃脱,又被判了半年。1993年刚释放不久,同年因抢劫罪再次入狱,判了7年,因表现还不错减刑10个月,1999年底释放。虽然被提前释放了,但卞况认为他第二次入狱是被“冤枉”的,所以他决定要报复社会,并发誓在3年内杀满100人。

出狱后,卞况并未选择放弃如此罪恶的念头,而是纠结团伙,一起商讨“杀人计划”。自2001年起,在豫东平原夜色的阴影里,常有两三个鬼影窜行其中,采取挖墙入室等方法,向正在熟睡的人们发起突然袭击,先用钝器将男人击昏后杀害,再威逼女性拿钱,并对女性进行猥亵和强奸后残忍杀害,不留活口。

2001年5月10日凌晨,新蔡孙召集北边,一家废品收购站孤零零地立在路边。两条黑影摸了上去,从正屋和东屋之间的墙头,用铁锹撬下一块块转头,三分时间不到两条黑影便成功钻进屋内,卞况掏出剥羊尖刀,向正在睡梦中的男人的胸部猛扎数刀,致其当场断气。在屋内搜出一千多块钱后,再挖洞进卧室,一个妇女带着两个小孩睡在这里,妇女刚醒来,就见两个头戴挖了两个窟窿的黑色塑料袋的黑影,手持剥羊刀逼她要钱。妇女说没钱,两条黑影竟然残忍地轮奸了她......

在河南警方为不断发生的凶杀案件忙得焦头烂额之际,这几个鬼影的黑手,又越过省界,伸向了一箭之遥的临泉县。2011年11月23日晚,忙碌了一天的王运民老汉和老伴早早休息,预备第二天起个大早,大干一场。没曾想,次日凌晨1时许,一条黑影窜入铁棚内,将熟睡的两位老人杀死后,掠尽钱财,扬长而去。

11月26日凌晨,四处荡漾的黑影又再次挖洞窜入了学校附近一幢孤立的房屋,只见屋内一张床上睡一男人,另一张床上睡一妇女和两个女孩、一个男孩。黑影先打昏男人,然后用刀割其脖颈。这时,妇女惊醒过来,结果被黑影威胁:“不要动!”妇女哀求:“你别杀我。”黑影说:“我不杀你,钱在哪?”妇女说:“钱在抽屉里。”黑影翻了半天翻出30块钱,显然是贪心不足,一阵奸笑后信口胡扯:“你男人跟人家女人睡觉,人家花钱让我来杀你全家,你要给钱,我就不杀你。”妇女说真没钱,结果黑影先强奸了妇女,又强奸了她只有12岁的大女儿,再逼妇女拿钱。

妇女称,钱在旁边新房子。于是,黑影将妇女和她的小女儿,一起去往新房找钱。刚出门没二十米远,妇女故意大声说话,希望能引起附近人的注意,黑影见势不妙,狠下毒手将母女俩扎死,当返回准备再杀大女儿和小男孩时,屋中已空无一人。原来,机警的女孩见黑影一出房门,立即拉上弟弟,从黑影挖的强洞逃出去,躲到一个麦垛后面,直到黑影走远,才敢出来报案。12月17日,界首市一废品收购站李某一家三口再遭毒手。

整个豫东平原从此沉入恐惧之中。皖豫结合部十余个市、县公安局刑侦精英齐聚临泉,共商侦破这起系列杀人案件的对策。但犯罪分子似乎已经与公安民警较上了劲,安徽这一面无隙可钻,他们在河南境内却加快了作案频率,而且手段越来越残忍,充满了对公安机关的公然挑衅。2002年1月17日,河南省上蔡县,杀人恶魔在这里上演了这起系列案件最骇人听闻的一幕:一家老少7口,一夜之间,全部死在卞况手中,满门灭绝。

当日凌晨三时许,上蔡县洙湖镇洙湖村四组张友家经营的废品收购站附近,两个蒙面黑影再次出现,窜进屋。此时张家7口正在梦乡,一条黑影直奔张友两口子,不到两分钟便将两人杀死在床上。另一条黑影朝东间而去,张家双胞胎姐妹奋力反抗,和黑影厮打起来,将黑影的脸抓破,其中一个女儿夺路向外逃,结果被刚杀完她父母的黑影一棍子撂倒在地。然后被割开脖颈。屋里的女孩也失去了反抗能力,被黑影轻而易举的杀害。张友岳母和儿子一直没敢吭声,但也未能幸免,被黑影用同样的方式杀死。

最不幸的是张友小女儿,遭到两个狂暴之徒轮奸后杀死。临走之前,两条黑影从张家翻找出不到700块钱,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竟然说这样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语:“一人还摊不到100元呢!”。最先进入警方视线的,不是卞况,而是这个犯罪团伙的二号人物符新远。此人原系曹殿龙杀人、抢劫、强奸犯罪团伙的二号人物,这个团伙已有9名罪犯被执行死刑,其中就有符新远的二哥符新海和卞况的二哥卞怀超。符新远侥幸漏网后,逃往新疆,临泉警方多次组织抓捕未果。

2002年2月6日,临泉县公安接到消息:符新远出现在白庙镇卞庄村。立即指令白庙派出所实施抓捕。符新远落网后,当天就供认其参与这起系列杀人案件的犯罪事实,并且咬出卞况,近乎哀求地对民警说:“你们快到卞家去,赶紧抓住卞况,要不然,让他逃了,他肯定会杀死我全家!”当天下午,临泉县公安局60多位民警,把小小的卞庄团团包围。

但不巧,卞况已经逃出村西方向,参战民警迅速追击上去。途中一位热心的老汉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有个穿白衣的男子刚刚西跑了。几位身体素质好的民警毫不犹豫的尾随而追,直至公路旁边,看到有个白衣男子正在抢一个妇女的三轮车,卞况见到民警追来,弃车而逃。说时迟,那时快,4位英勇的民警层口袋状包抄过去,片刻功夫,此人就被民警摁倒在地,捆了个结结实实。押回之后,验明正身,果是卞况无疑。

至此,纵横皖豫十几个市奸杀抢掠的大魔头卞况落网。2002年2月11日,大年三十,经过民警五天五夜耐心的思想工作,卞况的心理防线崩溃了,在审讯室里一五一十地供认其所犯下的累累罪行。卞况由于处心积虑地报复社会,不仅在凶狠上比他的死党们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犯罪过程中反侦查能力极强,相形之下,也更难对付。

2003年10月12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卞况死刑,依法被判死刑的还有卞况的团伙成员符新远和骆连顺。而极为荒唐的是,符新远对“为什么如此疯狂地杀戮”这个问题,他的恐怖解释是:“也不是为钱,就是闲着没事干,杀人好玩!”提到“杀人”,他更加习惯用“宰”这个字眼。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