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名人|被历史遗忘的时代先驱——丁日昌

多少风骨穿过时代

百家号17-03-2715:47

功能

在本平台对话框回复以下

关键词查看对应内容:

小品丨配音丨美食丨工艺丨夏雨来丨揭阳兄丨林江丨陈四文丨林大钦

一边听古,一边看文章更有趣哦

被历史遗忘的时代先驱——丁日昌

投稿人:海滨云客

公众号“厝角頭TM"

每当到了国破家亡、民族存亡的紧要关头,总会有一大批英雄儿女、仁人志士站出来,奋不顾身、保卫家国。最让我们有此印象的莫过于晚清的“鸦片战争”至“新中国成立”这一历史时期,今晚我们要谈的这位风云人物,便是这一时期的先驱者,可惜的是,我们对他的了解并不多,甚至有些朋友对他一无所知,他是每当到了国破家亡、民族存亡的紧要关头,总会有一大批英雄儿女、仁人志士站出来,奋不顾身、保卫家国。谁?他叫“丁日昌”。

丁日昌

丁日昌(1823-1882),字持静,又作禹生、雨生,广东丰顺人。(备注:潮州八邑:潮安、潮阳、揭阳、澄海、普宁、饶平、惠来、丰顺,其中,潮州北部山区的丰顺县大部操客家话,1976年改属梅州。)晚清政治家、军事家、藏书家,关键还有一个“洋务运动实干家”。20岁中秀才,初任江西万安、庐陵知县。1861年为曾国藩幕僚,1862年5月被派往广东督办厘务和火器,1864年夏任苏淞太兵备道,次年秋调任两淮盐运使。1867年春升为江苏布政使。1868年任江苏巡抚,1875年9月任福州船政大臣,次年署理福建巡抚。1882年2月27日,逝世于广东揭阳家中。

丁日昌故居

当你看到“洋务运动”时,我想你首先想到的人物可能是李鸿章、曾国藩、左宗棠等重量级人物,当你看到“丁日昌”这个名字时,或许你想到的是“丁汝昌”,甚至有的人想到“邓世昌”那里去了,跟你说,他们都是同一时期的英雄豪杰,不过没有直接关系。我认为这不能怪你,只能说是相关宣传做不到位。没事,今晚我就跟你慢慢来聊一聊有关于他的辉煌而伟大的一生。

丁日昌与李鸿章众大臣合影

一聊到“洋务运动”我们首先想到的是“李鸿章”,一提到“李鸿章”,你除了想到《马关条约》之外,还应该想到他所创办的“江南制造总局”是吧?因为初中高中的历史课本都有重点提及。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江南制造总局”的首任督办是谁吗?不错,就是他,丁日昌;翻开初高中六本历史课本,在浩瀚的历史课本中寻找有关于潮人的足迹,翻遍所有你会发现,潮州人只有两人在书中被提及,一位是“蔡楚生”(潮阳人,世界上最知名的200位电影艺术家中唯一的中国人,“中国现实主义电影的奠基人”,代表作《渔光曲》),还有一位就是“丁日昌”在高中历史必修二课本的第70页【通讯工具的变迁】这一框题中提到“福建巡抚在台湾主持架设‘中国第一条有线电报线’”,文中的福建巡抚指的就是丁日昌。

蔡楚生

同治元年(1862年),太平军攻占广东高州,两广总督调丁日昌赴高州帮办军务。丁日昌主张在燕塘设炮局,铸造开花大炮。二年,江苏巡抚李鸿章奏设上海机器局,因丁日昌平时留心西方科学技术,调任督办。因此结识郭嵩焘,引为挚交。四年(1865年),授苏松太道,兼管海关。在办理对外交涉事务时,与英国领事巴夏礼据理力争,办理了驱逐洋兵驻扎城外、将违法外国轮船充公、索回吴淞口炮台地基、裁撤会防营向英法兵支付的兵费、禁止洋兵在洋泾浜收取赌规、将英国传教士陆和尚正法、拔除外商私设的浦东至川沙的电报线、将外国流氓遣送回国等洋务。同时,积极向西方购买机器,将上海机器制造局移址今江南造船厂处。清军攻克福建漳州后,丁日昌以支援军饷、军火不遗余力,被李鸿章评价为“才力过人”、“不避劳怨,操守亦甚清严”,保奏赏加三品顶戴并三代封典。

江南制造总局

丁日昌以苏松太道的身份出任江南制造局的第一任督办,为该局拟订了经营大纲。他提出要留外国技术人员为教习,培训华人技艺,力争自主,不受洋人控制。鉴于局中原有设备以造船机器为多,他让局员详考图说,“就厂中洋器,以母生子,触类旁通”,制成大小机器30余台,用以制造枪炮。据曾国藩后来奏报,其所造枪炮“皆与外洋所造者足相匹敌”。后来,他又设法扩展该局的生产能力,由生产枪炮进而制造轮船。至1868年8月,江南制造局所造的“恬吉”。号轮船下水,上海全市为之轰动,“军民无不欣喜”,欢庆我国“第一艘明轮蒸汽舰试航成功”。

“恬吉”号明轮

关于丁日昌的事迹还有很多,他和李鸿章、沈葆桢等奏准福州船政学堂第一批留学生35名赴欧学习,其中有严复,刘步蟾等人。丁日昌在整顿绿营,设立练军的过程中,十分强调精兵的原则。他认为“自古强兵之道,以多而弱,以少而强;以散而弱,以聚而强”。 其精兵主张,与魏源的思想一脉相承,可谓切中时弊。1877年8月,他因病离职回籍休养。此后,清廷一再表示希望他再度出任海疆和枢廷要职。1879年下谕赏给他总督衔,令他专驻南洋,节制南洋沿海水师官兵,悉心办理海防事宜。不久,又命他兼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他都因病未能出山。

丁日昌辑

丁日昌虽然身在林泉,但他对国家的防务仍时时予以关注。1879年6月,他上奏清廷,对海防等问题提出16条建议。由于琉球的废灭,他对日本的侵略野心益加警惕,指出日本“三五年不南攻台湾,必将北图高丽(朝鲜)”。(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洋务运动》,第2册,第394页)他大声疾呼朝野内外一定要齐心协力,急谋自强,否则将国无宁日。他还认识到“民心为海防根本”,只有老百姓的生计有着落,元气得到恢复,才能众志成城,海疆安如磐石。因此,他希望统治者们能够切实关心百姓的痛苦,从根本上使中国强大起来。

郁松年“宜稼堂”

丁日昌雅好藏书,任上海道时,收上海大藏书家郁松年“宜稼堂”宋元旧本和普通本几万卷,又得顾湘舟精椠善刻,数年之内,藏书之富称雄一时。藏书楼名“实事求是斋”,后改名为“百兰山馆”(现在揭阳榕城红旗小学南面),又命名为“持静斋”、“读五千卷书室”,藏书共10余万卷,当时与瞿氏“铁琴铜剑楼”、杨氏“海源阁”并驾齐驱,延请著名版本目。此外丁日昌还有一名联题于“风门古径”“怀远亭”,联曰:“霁月风光真雅度,落花流水有诗情。”一副对联,道尽了山间之美景,诗人之雅怀,下次登山时,记得留意一下,当你登上亭台一边吟诵此联一边西俯山口,远眺风景时,我想,那肯定是另一番享受!

张邦泰为丁日昌作《百兰山馆古今体诗》

光绪八年(1882年),李鸿章丁母忧去职,奏授丁日昌为直隶总督。消息传来,丁日昌已于正月初十日去世,终年60岁,曾国藩等洋务大臣亲自到揭阳榕城为其吊唁。临终前,他回顾自己多少年的努力,却并没有使中国在军事上强大起来,外患愈来愈亟,不禁悲怆之至。他口授遗折,长叹自己“死有余憾”。

丁日昌墓

丁日昌生活在一个动乱与变革的时代。纵观他的一生,他所考虑的主要问题就是如何强兵御侮。他为此做出了不懈的努力,真可谓是孜孜不倦,呕心沥血,死而后已。应该说在.那个时代,他的许多见解是精辟的,他的许多主张是具有开拓性的,他的不少努力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他对中国国防近代化所作出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

福建巡抚丁日昌留其协办赈务

笔者谈心: 每当经过榕城的“丁府”(现为揭阳市三处国保单位之一),我总会感叹,时代塑造了英雄,历史成就了伟人,他是时代的先驱,是民族的英雄,纵然是“洋务派”,但是他们对中国近代化的推进与发展、民族的捍卫与国家的富强等事业所作出的贡献,是有物可鉴,有史可查的。 “丁日昌”及其事迹,历史与人民不应把他遗忘,正如他墓前牌坊的匾额所题(仙桥紫峰山),他是我“潮郡之光”,更是“一代名臣”。

海滨云客

各位读者大家好,我是笔者海滨云客,感谢你耐心地读完该文。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也是酝酿了很多天,因为文涉及到太多敏感话题与敏感人物,所以不敢轻易下笔。我们知道自“洋务运动”宣告破产那一天开始,在特别是在后来的“新文化运动”和“文革”中,“洋务派”一直都是被定论为“罪人”、“卖国贼”等等,丁日昌也不例外,关于他的事迹为什么不为人知晓,其中一份原因是宣传力度不够,其次也是跟上面提到这两个历史重大事件有关,直到“改革开放后”,“丁府”得到保护,学者的努力,潮剧《丁日昌》的上映,这位时代先驱才慢慢受到潮人关注。对待历史,我个人认为应该辩证地看待它,对于那些曾今对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有过贡献的人,就应该受到人们尊重与关注。此篇在言论上若有所失,与公众号无关,纯属个人观点。若有建议与指正,欢迎你的来信。

传播潮州文化,结识天下潮人,欢迎加我为好友,一起传播正能量!欢迎投稿,我需要您一起来宣传潮州~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