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1980| 新中国银幕第一吻:有人无法接受,有人"看一遍不过瘾"

2018-11-1109:39

1980年,裂变已在悄然间发生,庐山上的一吻让从封闭中走出的人们对新生活充满期待。


视频/《人声鼎沸40年》:1980年,新中国电影"银幕第一吻"大胆上演

文/周俊生

时代的车轮轰轰烈烈,很快驶入了80年代。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上,这是一个有着特殊意义的年代,在这10年里整个国家出现了重大变化与发展。老百姓虽然还未完全摆脱贫穷的生活,甚至很多物资供应还需要通过发行票证来加以控制,但是他们在这一时期里思想面貌出现的巨大变化和进步却至今令人向往,而它对中国在未来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也起到了重要的奠基作用。

阶级斗争偃旗息鼓,大批受害者平冤昭雪

当人们刚刚踏入80年代的门槛时,还很难体会到80年代的特殊意义。1978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以后,中国社会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十年“文革”的浩劫,给中国留下了深重的创伤。在“文革”之前的历次政治运动中,也有很多受害者。中国要通过改革开放建立社会主义强国,必须按照三中全会的要求,结束过去,开创未来,而结束过去的首要任务,就是要给在过去的政治运动中受到冤屈的人平反昭雪,让所有的人心情舒畅地走向新时代。

图/四人帮被粉碎后,人民游行舞龙相庆

三中全会召开以后,党中央迅速地推进冤假错案的平反,彭德怀这位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被打成反党分子并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元帅,首先得到公开平反,随后,一大批受到不公正待遇的领导干部得到平反,重新走上领导岗位。

1980年5月17日,建国以来最大的一起冤案,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追悼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

1979年1月,中共中央决定,给农村里的“四类分子”摘帽,他们的子女和其他农民子女享受同等待遇,不应再对他们有任何歧视。就此,农村里曾经让人人担惊受怕的阶级斗争也终于偃旗息鼓,人人心情舒畅,农村的改革随之起步。

1979年9月,中共中央决定,对被划为右派分子的人进行全面复查,对错划为右派分子的人予以改正。

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是针对知识界的一次大规模思想整肃,由于严重扩大化,导致全国各地大量知识分子被扣上右派帽子,被迫接受劳动改造,堕入苦难。

流沙河,中国的一位著名诗人。他在高中求学时就开始发表诗作,1949年后,年轻的诗人满怀对新中国的憧憬,于1956年出版了第一部诗集《农村夜曲》。1957年,流沙河参与创办《星星》诗刊,他在创刊号上发表散文诗《草木篇》。但是,在反右运动中,这首作品被高层点名批判,流沙河顿时成为罪人,在20多年的时间里,他被残酷批斗并接受劳动改造。诗人的身体受到了摧残,诗人的歌唱也喑哑了。

图/《星星》诗刊首期封面

1979年,在22年的青春年华被蹉跎以后,流沙河的右派问题终于获得改正。诗人重新获得了歌唱的自由,他再度得到了读者的欢迎和尊敬。

平反之后的流沙河,尽管已经白发上头,但依然拥有饱满的诗情。在一首题为《理想》的诗中,流沙河满怀深情地唱道:

理想被玷污了,不必怨恨那是妖魔在考验你的坚贞理想被扒窃了,不必哭泣快去找回来,以后要当心英雄失去理想,蜕作庸人可厌地夸耀着当年的功勋庸人失去理想,碌碌终生可笑地诅咒着眼前的环境理想开花,桃李要结甜果理想抽芽,榆杨会有浓阴请乘理想之马,挥鞭从此起程路上春色正好,天上太阳正晴。

争分夺秒建设祖国,科学家魂丧大漠

大规模地平反冤假错案,特别是平反右派分子,使人民大众长期受到压抑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广大知识分子都产生了强烈的愿望,要把十年“文革”耽误的时间补回来。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副院长彭加木,就是知识分子队伍中的杰出代表。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彭加木曾15次进疆考察,还3次进入罗布泊地区,调查自然资源和自然条件,为开创边疆科研工作倾注了大量心血。1980年5月,他带领一支综合考察队进入新疆罗布泊考察,第一次揭开了罗布泊的奥秘。

可惜的是,1980年6月17日,彭加木带领的考察队在罗布泊考察,他为寻找水源独自外出进入沙漠深处,最终失踪。为了找回彭加木,政府出动了大量部队士兵对罗布泊地区几次进行地毯式搜索,最终却一无所获。最后,上海市政府授予他“革命烈士”的光荣称号。

上海的作家叶永烈,对彭加木的失踪极为关注,他写下了长篇报告文学宣传彭加木生前的感人事迹,也对彭加木失踪事件进行了科学的分析。

图/在罗布泊,中国科学院为彭加木设立纪念碑

法制建设大突破,反革命也能请律师

为了尽快结束历史遗留问题,党中央决定,对1971年粉碎的林彪反革命集团和1976年粉碎的江青反革命集团的主要成员,除已经死亡者外,进行法律审判。1980年11月27日,为审判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专门组建的特别法庭开庭,江青等10名人员以被告人身份被押上了历史的审判台。

江青在“文革”初期,为掩盖其30年代在上海演艺界的丑行,指使其手下对上海文艺界的一些老演员进行残酷迫害,多名知情人被迫害致死,或者关进狱中。

1981年1月25日,特别法庭对10名罪犯作出庄严判决,江青、张春桥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缓刑期满后改为无期徒刑),其他8名罪犯也分别被判无期徒刑或刑期不等的有期徒刑。

这次对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主要犯罪人员的审判,是中国在改革开放初期依法治国的一个创举,同时也为中国甩下历史包袱,进入改革开放新时代开创了良好局面。尤其重要的是,此次审判启用了在“文革”中已被废弃的律师制度,10名被告人都自行聘请或由法庭选派了律师为他们辩护,这为此后国家法律制度的健全作出了有益的探索。

图/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现场,审判历时2个月

庐山恋的43套戏服改变了上亿人的着装风格

进入80年代的早春,万象更新,人心振奋。春风已吹拂中国大地,但一些陈旧的观念还在影响着国人。

1979年时,为配合电影《水晶鞋与玫瑰花》在我国的上映,《大众电影》杂志在封底刊登了一幅王子与公主接吻的剧照,不料引起轩然大波,一位读者写信到编辑部,对杂志进行严厉批判,认为这是用资产阶级思想在腐蚀青少年。

毕竟已经经过了思想解放的熏陶,踏入新时期门槛的中国人的精神面貌已经不再那么封闭。《大众电影》杂志将这封声色俱厉的读者来信刊出后,并没有得到读者的呼应。但是,进入1980年,当一部国产影片也出现了男女主人公接吻的镜头时,争议声再次出现。

图/《庐山恋》吻戏截图,被誉为新中国银幕第一吻

1980年7月上映的电影《庐山恋》,讲的是一个原国民党高官的女儿到大陆旅游,与大陆青年演绎出了一段情感故事,一对在不同文化背景下成长起来的青年男女在银幕上公然接吻,这还是让一些大陆观众不能接受。但是,这部电影所展现的美丽的庐山风光,使这种争议黯然失色。尽管庐山位于中国大陆,但长期贫困的生活使中国人的生活中不再有旅游的空间。但是《庐山恋》这部电影,对中国的旅游市场起到了无心插柳的作用。至今,旅游业在中国蓬勃发展,国人的旅游足迹遍及全世界,而在庐山的一家电影院,至今仍然从早到晚只放映这一部电影,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们依然对它充满兴致。

图/庐山恋影院外景,因“连续放映时间最长”获吉尼斯世界纪录

在拍摄《庐山恋》这部电影时,为了表现国民党高官女儿已成为海外侨胞的身份,女主角在影片中一共换了43套服装,据说每一套报装都是由剧组专门到香港定制的。这在当时物质生活还比较贫困、服装也比较单一的大陆观众中同样产生了强烈的震动,并且出现了不同的意见。

图/《庐山恋》女主角着装造型,在当时非常前卫

而年轻观众则普遍对这部电影给予热情的肯定,特别是片中令人眼花缭乱的服装,很快成为年轻人摹仿的蓝本。在上海的街头,很快出现了仿照女主角服装裁剪的新式服装。中国人从此告别了一片灰暗的着装风格,开始迎接五彩缤纷的新生活。

他们是八十年代的新一辈,也是中国在未来的改革开放大舞台上有着出色表演的生力军。

百度独家策划改革开放纪录片《人声鼎沸40年》。欲知风云变迁,敬请关注灼见圆桌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