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木子诗选」今生今世我只娶你(外五首)

2018-11-0512:11

今生今世我只娶你

文/李木子



三月的籍河里卿卿我我的

是今年新婚的两只鸳鸯

门前那只花喜鹊出嫁了

不知飞到了哪株高枝


花儿开了是风的事

和蜜蜂粉蝶没有关系

我不是春天

季节的兴衰与我无关


家乡陌野那条小路只有一株夫妻树

系着一块红布

那是我心中的神树

在那树下我邂逅了一株牡丹

诱惑痴呆我的整个世界

可我已把你居为已有

任寂寞象长长的蛇

软软柔柔曼曼的蠕动


我的目光能浏览两只河流

我的心却只能走进一个人

我欣赏孔雀的炫丽

我惊奇凤凰的传奇

世间有那么多罂粟曼陀罗

但我更喜欢家中的牡丹


今生今世还有来生

我一定会娶你

我知道我爱你胜过爱自己

但我更清晰比爱更重的

是道德理智信义

所以百年后奈何桥等我

来生还我定会娶你


爱情降落我心(我的宝宝全培培)

文/李木子

我被命运

遗弃在夜的深海

一柄孤独将我刺穿


我竭力寻求阳光

寻找你

我倾其所有渴求美丽

渴望你


为了遇见你

我化作人鱼

以光的速度

游了亿万光年的距离

我奔向你,义无反顾

不论对错,不问结果

我拥抱你

用尽我全身的力气

像虔诚的信徒沐浴佛恩

浑身颤抖,泪水涟涟


云一样漂泊,星一样沉默

没有过去,没有未来

我是一个虚空的幽灵

你是我存在于世间唯一的证明

我知道

我来到世上唯一的目的

就是遇见你,爱上你

我像花朵打开我的花冠

我的心只为你绽放

你的美只让我看见


像品味一首诗

我品读你

你有诗的语言,诗的形体,诗的智慧

还有如诗的温柔

我用月华般亲昵的话语

为你精心编织一件霓裳羽衣

这触感,温柔细腻

如香风,如溪水

柔柔地亲吻你的肌肤

爱情降落我心

如泪水打湿花蕊


你是照在我头顶的阳光

你是藏在我心底的月光

星一般明亮

湖一般透明

你干净的眼神,干净的声音

源于你水晶的心灵

当你的吻爬上我额头

我就要在你心里造梦


爱你,是凡尘最美的修行

作者:李木子


我向佛祖寻求智慧

他给了我爱情

我向佛祖祈求长生

他送来你的声音

听到你声音的瞬间

我的肉体涅槃

灵魂飞升成仙


你的头顶闪耀着圣洁的光环

在你爱的明媚里

我缤纷成一千种曼妙的姿态

我用一千个我去爱一个你

我用一千双耳朵倾听你的声音


你的声音有光,有电

带来灵魂深处

最原始的悸动

也许我爱的不是你

而是你给的高原和雪山

也许我恋的不是你

而是你给的感觉和诺言


爱上你

我的身体就长出一千双手

一千只眼睛

把所有的苦都尝一遍

都所有的劫都历一遍

你用你爱的小舟

把我渡到苦海的彼岸

又用千江苦水

为我酿造一滴蜜

让我尝到苦中一点甜



你我本是夫妻树

文/李木子


或许前生是两座山

只能遥远的相望情意绵绵

或许前生是梁祝那怨女痴男

似柏拉图之恋还没有合体之缘

化做了粉蝶翩飞郁怨

于是芳魂一点徘徊于奈何桥畔

等待着那千古传奇的木石之缘


经过了多少轮迴

错过了多少机缘

蹉跎了多少光阴

压抑了太多的思念

孟婆的忘魂汤抹不去记忆

寂廖在黑暗中企盼

等待在土壤中破土

邂逅三生三世的眷恋


两颗心在浩瀚中呼喚

两个灵魂穿越了苦海弱水三千

不泯的爱绽放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

再也不舍分开

于是两手相握

肢体扭曲缱绻纠缠

爱就爱个够

如胶似漆

长成了一株並股的相思树


日久的情思疯长

高聳云间

头顶的星月佐证

这爱的恒远



子夜为你写诗

文/李木子


你我同呼吸在一座城市

你我共命运于一生相约

你入了我的视线

却满满地占据了我心的全部

我不相信命运

缘份却让我

步入爱情为你我设计的蓝本


我讨厌虚伪假面

却不得每日带着盔胄铠甲

因为世间的女人很少有你的清纯

因为生活不仅是坦路仍有沼泽

有鳄鱼四脚蛇这类旱地忽律

我不得不有着心里准备


或许你就是前生的缘份债主

是我不可躲过的今生的支付

感谢前缘感恩今世的继续


谁说子夜里不能写诗

夜的深沉蕴满了神秘灵韵

你是聊斋中走近我的白狐

是上苍从天恩降我的大礼包

砸疼了我的欲望

是双色球中彩的大奖


我喜欢你黄蓉般的聪明刁钻

我喜欢你林黛玉般的拈醋吃酸

我喜欢你穿美装的玲珑曲线

我喜欢你步履摇曳的款款


你倚在夜色月中

月在我的诗里

夜月溶你一体

你溶在我的心里


相思桥上同心锁

文/李木子


自从在秦州籍河相思桥上

拴上了同心锁

我的回忆和断想就留在了桥头


每一次回眸

视线总能勾成一弧涟漪

回忆灌满了籍河水融入大海


同心锁封锁了你我前世唯美的记忆

拴住了你我的十指相扣

铸铁的锁金属般的渴望

两颗驿动的心穿越了千年回到今生

静静的相望守候

锁孔不须开了口等待开启

两把心的钥匙早被我们抛在了来世

期许来世再次的开启

不想再放牧心情

也不想给任何人乘虚而入

留下突破口

就这样以心为屏

以锁为据

二人世界长相厮守




作者简介:李秀峰,笔名李木子,天水秦州区人,八零后 ,诗人,撰稿人。